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两部门发文!“田间地头”大市场开启……

政策发布

政策发布

两部门发文!“田间地头”大市场开启……

  • 分类:政策发布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3-05-19 14:21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两部门发文!“田间地头”大市场开启……

【概要描述】

  • 分类:政策发布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3-05-19 14:21
  • 访问量:
详情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

初夏时节,三麦登场,正是忙着播种插秧,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好时节。这一切,恰如已步入小康社会的县城乡村,正阔步走在全面现代化的全新道路上。

 

为改善农村家庭的出行生活,助力乡村振兴,同时促进新能源汽车购买使用、释放农村消费潜力,继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加快推进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更好支持新能源汽车下乡和乡村振兴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后,5月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更好支持新能源汽车下乡和乡村振兴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创新农村地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运营维护模式,支持农村地区购买使用新能源汽车。

 

“农村新能源汽车市场空间广阔,如今就推动新能源汽车下乡而推出的一系列政策,不仅有利于促进新能源汽车购买使用、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而且有利于发展乡村旅游等新业态,为乡村振兴增添新动力。”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尤其是在建设基础设施方面,如果可以与储能等领域相结合,就可以在更多方面改善农民生活水平、推动能源革命,意义重大。

 

01 三年销量“三级跳” 汽车下乡成效显著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介绍,从2020年7月14日,工信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共同下发《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的通知》以来,3年间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共发布6批下乡车型目录清单,在全国10省(市)举行18场启动活动,足迹遍布山东、江苏、海南、四川、湖南、湖北、广西、云南、新疆、重庆等省市自治区的16个城市,有力推动了新能源汽车由政策补贴驱动向市场化驱动的进程。

 

许海东指出,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取得了显著成效。

首先,下乡车型的销量从2020年的39.7万辆增加到2021年的106.8万辆,再到2022年的265.98万辆,累计已经超过400万辆,成为拉动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增长的一股重要力量;

其次,在下乡活动的引导和助推下,企业对三四线及乡镇农村市场的重视和投入大大提升,加快推出了不少适合这些场景的新能源车型,丰富消费者的选择。在一定程度上,下乡活动起到了推动汽车产业供给侧改革的作用;

第三,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改变了消费认知,农村地区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认知普遍改善,在车型选择方面,对新能源汽车的误解基本消除,并出现了选择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倾向;

第四,在各相关产业链企业的努力下,新能源汽车的一系列配套服务,如相关的金融、保险方案等被不断推出,3年来明显改善了农村地区新能源汽车的基础设施建设及使用问题。

 

在这样的成绩单基础上,今年以来,政府、行业机构和企业等各方对持续推动新能源汽车下乡形成了共识,并更加重视。

2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2023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发布,明确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年初,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助力中小微企业稳增长调结构强能力若干措施的通知》,提出有效扩大市场需求,落实扩大汽车、新能源汽车下乡等促消费政策措施;此外,商务部也明确表示要指导地方开展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5月5日,国常会审议通过实施意见;5月17日,两部门发布了这份令业界振奋的《意见》。

 

 

02 聚焦新能源汽车下乡最核心问题

 

“当前释放出的政策举措表现了党和政府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中的决心与行动力。”能链联合创始人、总裁,能链智电创始人、CEO王阳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适度超前建设充电基础设施,优化新能源汽车购买使用环境,对推动新能源汽车下乡、引导农村地区居民绿色出行、促进乡村全面振兴具有重要作用,同时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和相关企业有战略指导意义。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在县乡地区的渗透率仍然较低。”王阳指出,根据乘联会数据,2023年3月,纯电乘用车在县乡地区的渗透率为16%,插混乘用车在县乡地区的渗透率为8%,县乡地区渗透率有较大提升空间,《意见》聚焦制约新能源汽车下乡的最核心问题,对推动新能源汽车加速乡村渗透率、充电服务企业的业务部署及规划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广大农村的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实施意见和《意见》均强调了要“适度超前建设”,王阳解释道,这是指考虑未来新能源汽车发展情况,提前部署充电基础设施,以满足未来的需求,避免出现新能源汽车普及后充电基础设施供不应求的问题,从而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的进程。

 

她进一步分析,“适度超前”主要包含三个层面:首先,统筹并逐级完善公共充电桩覆盖范围,形成一张包含城市、道路、县镇、乡村的充电服务网络,实现充电站“县县全覆盖”、充电桩“乡乡全覆盖”;其次,加快充电桩数量建设,目前,国内公共车桩比约为7:1,要适度超前进一步降低车桩比;第三,超前技术布局。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汽车800V高压系统的应用,部分车型的充电功率可以达到250kW以上,最高可达480kW,而现有的大部分充电桩的充电功率仅为60kW-120kW,无法满足大功率快充需求,这些都需要提前布局。

 

03 占比不足5% 充电设施适度超前下乡很有必要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技术部副主任、中国充电联盟主任刘锴接受本报采访时告诉记者,就公共充电桩而言,乡镇农村的保有量占比非常低,不足5%,基于此,在新能源汽车下乡的同时,充电设施应适度超前下乡,以打消广大乡镇农村消费者的购车顾虑。

 

近年来,我国充电基础设施快速发展,已建成世界上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充电基础设施网络。但在农村地区,由于居民大多一户一院,具备建设自用充电桩的物理条件,并且户均配电容量达到2.7千伏安,完全能够满足慢充桩用电需求,因此在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没有达到一定规模前,运营商建设公共桩预期收益低、积极性不高,直接导致农村地区尚未形成全面覆盖的充电网络。

 

实施意见提出,要聚焦制约新能源汽车下乡的突出瓶颈,适度超前建设充电基础设施,创新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运营、维护模式,确保“有人建、有人管、能持续”;《意见》也要求,加强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布局建设,加快实现适宜使用新能源汽车的地区充电站“县县全覆盖”、充电桩“乡乡全覆盖”,同时推进社区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共享,加大充电网络建设运营支持力度,推广智能有序充电等新模式,提升充电基础设施运维服务体验。

 

“在乡镇农村建设充电桩面临的一大问题是,乡镇居民居住相对分散,充电设施建设难度大,施工工程量大,电缆铺设增加,投资成本增加等。”刘锴指出。

 

对此,《意见》明确到2030年前,对实行两部制电价的集中式充换电设施用电免收需量(容量)电费,放宽电网企业相关配电网建设投资效率约束,全额纳入输配电价回收。

这意味着在乡镇农村建设公共充电设施可以成本更低,电网企业的建设投资效率约束也得以取消,这就能充分激发电网央企履行社会责任,积极主动作为。

 

另一方面,乡镇区域相对封闭,人员往来较少,公用充电设施使用率低,企业投资建设的意愿不强。

就这一问题,《意见》提出了鼓励有条件地方出台农村地区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运营专项支持政策,利用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等工具,支持符合条件的高速公路及普通国省干线公路服务区(站)、公共汽电车场站和汽车客运站等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有望给农村地区的充电桩建设带来利好。

 

04 提高企业建桩积极性 打造“村村通”模式

 

在促进农村地区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下一步具体该如何落地和推进?

 

刘锴表示,针对企业投资建设意愿不强的问题,可以像山西省运城市一样,在乡镇地区采取特许经营模式,依法依规确定一家企业承担乡镇充电桩建设工作,这并非是设置经营门槛,使特定企业独家获利,而是为了支持企业在偏远地区提供充电设施的建设和运维管理服务,从而彰显公共充电桩“持枪站岗”的公益属性,起到社会兜底作用,就能真正实现充电设施“有人建、有人管、能持续”。

 

此外,就农村电网存在局部供电能力不足、容易停电、低电压等突出问题。刘锴建议,要在继续巩固“十三五”农网改造成果的基础上,统筹考虑乡村级充电网络建设和输配电网发展,加大用地保障等支持力度,开展配套电网建设改造,增强农村电网的支撑保障能力,继续进一步加快农网改造步伐、使农网能够支撑电动汽车在乡镇农村的用电需求。

 

“应当鼓励更多民营企业加入到农村地区充电桩建设的队伍中。”王阳建议,“针对充电难,由于建设大功率公共快充桩需要一定电力容量,各个村的公共变压器往往无法满足需求,需要投资的企业进行大批量投建,会造成较大经济负担,因此可以优先考虑使用小直流快充或者交流慢充的形式,优先满足用户基本充电需求;而针对服务难,中国农村分布较广,单村规模较小,可以通过市场化打造’村村通’模式,形成服务广大农村的基础网络。”

 

她提出,可以建立企业级的统建、统管服务,满足新能源汽车发展中的补能需求,形成数字化、城乡一体化的服务网络。与此同时,在农村推动私桩共享,鼓励个人在房前屋后安装私家充电桩,通过数字化方式共享给其他用户。

“数据显示,个人充电桩平均一周仅仅使用1-2次,一台私桩共享在一周可以额外服务10~15辆车,相信通过这两张‘网’,就能够满足农村用户的充电需求。”王阳说。

 

05 战略方向和巨大蓝海

 

在崔东树看来,新能源汽车下乡还有一个重要意义在于推动能源革命,他建议将农村家庭充电桩的建设,与家庭光伏太阳能发电相结合,来实现农村有效的电力体系和能源体系的自主化发展。

崔东树指出,应该鼓励农村家庭光储充一体化发展,因为一般农民宅院和屋顶的面积比较大,适合用来进行光伏发电,继而给电动车充电,只要能让农村居民获得光储充的利益,应该有良好的发展空间。

 

王阳也提到了文件中涉及到的“推广智能有序充电”等新模式,鼓励开展电动汽车与电网双向互动(V2G)、光储充协同控制等关键技术研究,及适度超前建设充电基础设施。她强调,这充分体现了管理部门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中的前瞻性和预见性,通过布局农村地区绿色能源发展,帮助新能源汽车在农村地区提升覆盖率,也对充电服务企业在技术创新和战略发展制定上具有指导意义。

 

据王阳介绍,2022年,全国公共充电桩数量为179.7万台,预计到2030年,公共充电桩保有量有望超过3400万台。农村地区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预计将达45%左右。

 

“乐观测算,届时农村地区公共充电桩将超过1500万台,如果按照一个充电桩8万~10万元的投资成本计算,农村地区充电桩潜在市场空间超万亿元。”王阳表示,在国家政策大力支持之下,新能源汽车及充电服务的乡村“下沉”将成为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能链智电也将响应国家号召,大力推动充电服务在乡村地区的渗透。

 

卖好车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研珠多年来致力于汽车下乡,在他看来,近年来乡村新能源车市场有了很大变化,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认可度的大幅提升。之前,人们对新能源车有很多担心,包括充电困难、续航里程、品质等等。随着时间推移,消费者逐渐发现,乡村的充电比城市方便,很多电动车使用家用220伏电源就可以充电,也不需要考虑停车位和充电桩的问题,很多人家自己的院子就有多个充电设备。

 

李研珠分析,真正的新能源战场就在下沉市场,尤其是乡村市场。中国的新能源战略,优势在小型、分散,正好贴合下沉市场大纵深、多层次的特点。目前,中国汽车市场总的千人保有量只有220辆左右,但下沉市场的数字还不到100,而我国有8亿农村人口,按照200辆/千人计算,总保有量至少会达到1.6亿辆,市场潜力十分巨大。参考美国市场千人保有量650辆,农村千人近900辆,远高于城市。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市场的潜力更加大。

 

“新能源车下乡是战略方向和巨大蓝海。”崔东树表示,相信随着我国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新能源产业发展,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将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而通过加快农村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对能源革命以及农村经济发展和改善农民生活来说,也具有巨大意义。

 

 

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公司地址:南京市雨花台区雨花国际汽贸区天顺路2号四楼

邮编:210000

电话:025-84520207

           025-84520909

本站总访问量8216441次

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

江苏省汽车流通

协会微信平台

微信公众号

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    页面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9980号-1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南京